首页 数字改运天机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这本书根据五运六气而提到了16个方子。是大家研究五运六气的宝贵资料。但是目前市面上虽然出现了一些所谓的“新解”,随便扫一眼里面的内容,实在是觉得这些人压根没能力看懂这本书。五运六气懂的太少,太浅薄,加上不理解古人成方用药的思路,完全没法看懂这些方子。


今年不是庚子年么(虽然目前2021了,但是没到正月初一就不算辛丑年),就顺便翻出庚年的方子给大家看看。算是做个抛砖引玉,给后学者一些思维启迪。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六庚年,就是六个天干为庚的年份。因为乙庚合金,庚又是阳干,所以六庚年都金太旺。金旺就是燥金太过,克肝木。然后这本书给了《牛膝木瓜汤》这个方子。


虽然名字叫牛膝、木瓜汤,看似以牛膝、木瓜为主药。如果真的只是围绕牛膝和木瓜的药效去思考,恐怕很难理解为啥用这两味药了。如果在六庚年,你真的服用大量的牛膝、木瓜,只会加重文中描述的病情。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林智雄新解

      首先,仔细看一下药的用量。每服四钱,都要配姜三片。生姜三片的重量远远大于四钱的混合散剂。所以这个方子真正的主药是生姜,而散剂相当于是一个药引。


      其次,仔细看看牛膝是要酒浸的,用酒之火性加强了药引里面的火性。而且带有火克牛膝之金的意向。因为庚年金太过,本来的思路就是要用火克金。如果服用牛膝、木瓜,这样的金性的东西,就加强了敌人的力量,自然会病情加重。而酒浸的牛膝就不同了。再看看菟丝子,也是酒浸。也是加强了火性,也带有火克金的意向。甘草也要用炙的,加强火性。


      而杜仲,本身就是浮火,再用姜制,更是加强火性。杜仲本身断开后多丝,犹如连接人体上下两半的腰部,也犹如人体各处的关节。所以杜仲本身是用于腰和关节的一种引药。但是庚年金克木,是耳聋目赤,两肋、肩背的问题,不需要杜仲把药力引到腰和关节去,所以该方里面对杜仲的用法不是直接用,而是姜制后炒到丝断掉,炒到丝没用,避免杜仲里面的丝起作用。


      该方还用到了黄松节。这味药不简单,会用的人也不多,很容易会把黄松节和松节混为一谈。李时珍曾说:“神木即茯神心内木也,又名黄松节。”(《本草纲目》第三十七卷),可见,茯神木和黄松节是一个东西。就是多孔菌科植物茯苓菌核里面包裹的松根,其味甘。而松节是油松或者马尾松等枝干上的结节,味苦,性温。完全是两个东西。方子里面的黄松节是和枸杞子、天麻、大枣等配合一起增加木属性的。相当于矛盾是金克木,一方面需要打手火去克金,一方面受伤的木需要医生来补足。整个药引是火攻为主,木补为辅。正好解决了庚年金克木的矛盾。


方子里面的天麻也值得拿出来再提一下。天麻也叫赤箭草,长红色的芽茎。红色的部分味辛,有很强的火性,其根块的表皮也是辛味,只有内在的肉是甘的。所以天麻本质上是木火双属性,而且带有木化火的力量,适合去除风。(也叫定风草)如果入药的天麻去掉了那根红芽,或者去了皮,那么天麻除风的力量可以弱到忽略不计。不过这个方子里面用天麻,不是除风,而是方子的本身核心结构就是火攻、木补,就是木火两种五行。天麻一药而同时具备木火五行,自然是很好的选择了。这个和用炙甘草是一个道理,单独的甘草是木,用火炙烤之后,火的力量增强了,木火同时具备也是庚年组方的上选。


      之前写过一篇五运六气的文章,就是疫情爆发后,我建议大家用三因方里面的麦门冬汤来预防。其实麦门冬汤煮出来也是木火很强的力量,只是麦门冬用的是生姜两片大枣一枚,其散剂药引里面,是木比火强,木有“麦冬(去心)”、“竹叶”、“炙甘草”,火只有“香白芷”、“紫菀(取茸)”,而且还加了很多金水的药“半夏、钟乳粉、人参、桑白皮”。比起治疗用的“牛膝木瓜汤”,本来是六戊年用的“麦门冬汤”更适合庚子年,在疫情下还没出现干咳症状的人用来预防。


      至于里面的木瓜、芍药,分量很轻,属于里面的佐药。五行为金。也就是打入敌人(金)内部的一个药引。所谓阴中求阳,阳中求阴之意。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有杜仲的皮火、酒菟丝子的果实火、酒牛膝和炙甘草的根火。生姜三片和大枣一枚的木火核心之力,被散剂药引给很均衡的分散到了身体各处,避免生姜的火停留在胃而不散。庚年导致的肩背疼用皮火,庚年导致的腿脚疼对应了根火,六庚年的病症都有对应的药去解决。组方确实下了功夫,确实精妙。



至此,这个方子大家应该看懂了。但是,我还要抛出一点砖。整本书根据五运六气给了十六个方子。大部分的服用方法都是散剂每服三钱就配了生姜两三片。岂不是所有方子都火性很强,以火为主了?


这个就需要从成书年代说起了。这本书是南宋1174年写的。当时的大司天如何?1144年到1203年的中运是少水,司天是阳明燥金,在泉是少阴君火。南宋人的寿命没那么长,1174年写的书,记录的肯定是之前几十年的经验。所以大概率正好是1144年之后这三十年内的经验。这个周期有燥金司天,本身金就很旺,用药很灵活,既可以火来克金,也可以水来泄金。极热极寒都可以治病的时代。所以同时代也出现了刘完素、张从正等寒凉派。这是符合大司天的整体用药思路的。


三因方里面用每家人都简单易寻的作料:生姜两三片,以不变应万变的火,来树立了当时燥金大司天环境下的治病方向。再用不同的散剂药引来微调不同年份的五行矛盾。此书值得学习研究五运六气的人重视起来,深入研究。


请大家把右下角的”在看”按钮点起来,让更多爱好中医的人看到。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林智雄(鼓朔先生)


数字改运天机秘法创始人

紫研运工作室 负责人

特长领域:杨公风水、数字能量、占卜、断生死、金融分析、中医等。


六庚年为何用牛膝木瓜汤?

扫描二维码

进店听课、查看其他服务

微信号 : lin666888(不闲聊,不备注具体业务的不加)

新浪微博:@鼓朔先生

 tg:@masterlin666888  line:@masterlin666888




此文章必火!!!由微微网转载,谢谢欣赏!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