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改运天机 《三因方》之苁蓉牛膝汤

《三因方》之苁蓉牛膝汤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继上文六庚年的牛膝木瓜汤之后,本文聊一聊六丁年的苁蓉牛膝汤。二个年份核心逻辑一致,但用药却不同。


六庚年,金过旺,核心矛盾是金克木。

六丁年,木太弱,核心矛盾也是金克木。


那么是不是用一个方子就通吃六庚年和六丁年了呢?


非也~~~两年的金不是一个地方的金,两年的木也不是一个木。一个是天金克人木,一个是人金克天木。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凡遇六丁年,委和之纪,岁木不及,燥乃盛行,民病中清,胠胁小腹痛,肠鸣溏泄。为火所复,则反寒热,疮疡痤痱痈肿,咳而鼽。


《三因方》之苁蓉牛膝汤

六庚年是牛膝木瓜汤,六丁年是苁蓉牛膝汤。都有牛膝、木瓜、白芍、炙甘草、生姜大枣等药。但也有很多区别。今天从核心矛盾都是金克木的六丁年用药说起,方便大家理解《三因方》的用药成方思路,算是对之前公众号发过的牛膝木瓜汤的一点补充吧。


核心矛盾为金克木。总共有三种应对方式。火来克金,水来通关泄金,补木扶正。


六庚年,金太旺的时候,牛膝木瓜汤是核心火攻。兼顾木瓜来通关,大枣和少量的枸杞、天麻、黄松节来补木扶正。


六丁年,木太弱,被金来克。用了酒浸的牛膝来形成火克金的一个像。外加生姜、当归和炙甘草来协同克金。但是份量比起六庚年的牛膝木瓜汤来说占比弱了很多。补木的东西倒是增强了很多,属木的肉苁蓉、熟地黄都是散剂里面和牛膝木瓜等量的存在。并不像牛膝木瓜汤里面,牛膝木瓜都是一两的,但属木的枸杞、天麻、黄松节都只有三分而已。


都是肝受金克,但是金很强的庚年重在攻击敌人,用火更多,扶正的木为辅。木很弱的丁年,则是火攻和木补不相上下,算是双管齐下。



《三因方》之苁蓉牛膝汤

丁年的《苁蓉牛膝汤》,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就是白芍的用量增强了,包括大枣一枚变成了乌梅半个,总体来说,金的属性增强了。在庚年的牛膝木瓜汤里面,白芍只是散剂里微不足道的三分。到了苁蓉牛膝汤里,白芍变成了等量的存在。为什么金克木,金作为敌人的存在,方子里面反而增强了金的五行之力呢?白芍和乌梅的变化,值得大家深入思考。这涉及到了中医里面最基本的一堆阴阳关系——表里。但这也是很多中医挂在嘴上,写在考卷上,却压根不懂怎么用的一堆关系。



甘肃有个经方派的老中医叫权依经。他对六丁年的看法是可以用乌梅丸。在我看来,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乌梅汤的核心是金克木,而且还要推动木的流通。更适合于木系的疾病,比如杀虫吐蛔。(蛔虫是五行属木的,并不是裸虫的土)杀虫是金克木,吐蛔虫出来是木的流通。六丁年木是太弱,又不是太旺,用乌梅的金来克木干啥?木有没有多到堆积、淤堵不流通,用乌梅汤干啥?


六丁年的本质是木太弱了,金只是正常的级别。是正常级别的金克了很弱的木。而六庚年是,超强级别的金克制了正常级别的木。六丁年是天虚而人体相对变强形成了体表的能量堆积,不平衡而发病。六庚年是外敌太强,入侵人体而发病。主客关系完全不同。只有明白了这个主客的差异之后,才能想明白:在木虚受金克的情况下,用金性的白芍、乌梅,为何?


木弱而金主动攻克,这是天气为木,天气弱,人体的金气主动去攻克。相当于人体的体表出现了大量的金气和体外环境的木气相战。这是六丁年的初期。体表为燥金,自然体内为湿土之气。这是一堆阴阳。所以人体一开始表现的是体内湿气很重的溏泄。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六丁年的描述,看看是不是这样。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凡遇六丁年,委和之纪,岁木不及,燥乃盛行,民病中清,胠胁小腹痛,肠鸣溏泄。为火所复,则反寒热,疮疡痤痱痈肿咳而鼽


这个初期的人体状况是体表为金,体内为土。任意打破其平衡都可以把溏泄的症状消除。如果吃药,大部分都是入体内的药,那么用体内的金来泄体内的湿土即可恢复健康。如果外治,多泡温泉多沐浴,或者跑到很冷的高山上去冻一冻,打破平衡就可以恢复。三因方在六丁年,用了《苁蓉牛膝汤》,加强了白芍、乌梅的金五行之力,就是为了对付初期的这种外燥内湿的状态。


随着病情继续发展,金太旺而火来复。这是一种自然的平衡之力,体表会持续火气来克制人体表之前过于放任的金气。这时候体表有火,还有之前的金,火金相战,各种皮肤病就出来了。这就是原文说的:“疮疡痤痱痈肿”。金也主咳嗽,气逆。加上了火气,就开始有血症了,所以鼻子开始流血——“咳而鼽”。到了有各种疮、各种血症的时候,就说明病情发展到火来复的阶段了。火强,金弱。核心矛盾:火克金。怎么治?从体表的层面来说,是水攻?土化?还是补金?


如果用水攻,在药方里面提前加入大量能引到体表的水性寒药。那么体内相当于就是热性的火之力。就无法对付病情初期需要体内金才能挽救的情况,反而火生土加重了拉肚子的情况。如果选择土来化,我都想不到有啥药能带来体表土的五行之力。直接可以忽略不计。土这种五行是最难药用的混合杂牌五行。只剩下体表补金的方案。体表的金,金就是酸收的力量,木瓜、乌梅虽然都有这种特性。但是只有乌梅的酸是在体表。。。乌梅的肉是酸的,相对于核来说肉是在体表的。是带来体表的金性的最佳选择。而木瓜反过来,是肉酸的,皮是皱的波浪为水。是里面金,外面水的药。


所以,木瓜的内金,可以对付第一个阶段体内湿气很重的情况,化湿。而乌梅的外金,可以对付火来复之后,体表容易破损出血的情况。是六丁年的两味要药。由于《三因方》成书年代的大司天本身体内的金气就偏强。所以第一个阶段的体内金用药的分量可以弱一些,而第二个阶段火来复之后,体外金的乌梅用量可以增大。这就是为啥乌梅不放在每服四钱的散剂药引里面,而是单独和生姜三片配合服用。


经过我的解释,我相信有点悟性的中医,应该可以明白,为啥六丁年,核心矛盾是金克木的情况下,却用金性的药来治病了。分清楚表里,想清楚病程的初期和后期之别,就能明白古人为何这么用药组方了。这方子不是乌梅汤可以替代得了的。


因为木瓜本身入药没去皮,有金生水之意向,而且是生出了体表的水(宣木瓜的皮在外面对应体表)。在第一个阶段,体表金克木的时候,也可以起到用体表水来通关化解体表金木相克的情况。可谓内外兼治的绝佳选择。但也因为木瓜的金会转换为体表的水性,内金力稍显不足。所以加大了白芍的纯内金之力作为辅助。



而在六庚年的牛膝木瓜汤里面,是天之金太强,主动入侵人体内。形成了内燥外湿的初期症状。所以初期用药只能是直接内火来克内金,千万不能增加白芍的用量,否则就助长了敌人的气焰,起了反作用。


我用了两个《三因方》的方剂:六丁年的《苁蓉牛膝汤》和六庚年的《牛膝木瓜汤》,给大家讲解了中医里面重要的表里关系。也用五行的思维,回到源头,为大家解析了这两个方子的组方根源。我相信我讲的东西,各位中医爱好者应该是第一次听到。中医学院的学生们,更是不可能从你们上课的教授嘴里听到这些东西。因为我讲的东西都是我自悟的东西,不是舶来品。


医易不分家,学医者,必须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研究阴阳五行、学习易经数术。而不是听一点易经的讲座,知道点五行生克、知道点先后天八卦就行了,那都是挂在嘴上的知识,没用的。只有在学习数术的过程中,才能全方面的让人理解这些五行符号、八卦符号。隔靴搔痒没用的,要真的去学数术,而不是停留在读一下晦涩难解的《周易》。自己都看不懂在讲啥就觉得自己好像懂阴阳了,觉得自己已经在努力学易了。周易的本质是拿来占卜的呀,你们学周易会占卜了么?能解决生活中的日常占卜了么?能辅助你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做决策了么?这些如果都做不到,谈什么学易?买本周易放床头,天天小和尚念经、不知其意的读很多遍,有啥用?读给谁看?自欺欺人罢了。


医有假医,易有假易。有人被拿着执业证穿着白大褂的“真医生”治疗多次而病情依旧。也有人几十万丢给了所谓的“风水大师”,而干出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来。


比如最近的违纪学习材料里面提到的,原云南省长秦光荣找的两位当按摩师的风水大师,以为在昆明北面长虫山龙脉用桃木钉弄了个八卦阵就可以修复被挖断的龙脉,简直是异想天开。几十万花在这种人身上,就属于浪费。他们自己有本事提高自己的运势么?还给人当按摩师,能赚多少呀?呵呵。他们都没能力找出昆明真正的龙穴位置所在,即使真找到正确的方法用十年时间去修复了昆明这条龙脉,又有啥用。。。他们又是否知道这条龙脉什么时代会出什么人?真的都是出大人物么?紫薇龙。。呵呵,也分时代的。

《三因方》之苁蓉牛膝汤

林智雄(鼓朔先生)


数字改运天机秘法创始人

紫研运工作室 负责人

特长领域:杨公风水、数字能量、数字八字、占卜、断生死、金融分析、中医等。


《三因方》之苁蓉牛膝汤

扫描二维码

进店听课、查看其他服务

微信号 : lin666888(不闲聊,不备注具体业务的不加)

新浪微博:@鼓朔先生

 tg:@masterlin666888  line:@masterlin666888





此文章必火!!!由微微网转载,谢谢欣赏!

关于作者: admin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