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医:大刚的私家北京就医方

■就看病这件事来说,刘传刚的确是个行家。他还特别善于总结:北京市有四大美女老专家,看周围血管全国最牛的陈淑长、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的王家璧、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的陈彤云、北京协和医院消化科的柯美云,别看都七八十岁了,可个个都是大美女。


■“血液病别发愁,就去西苑找麻柔。”“心肌病,一不打听二不问,直接阜外找朱俊。”“影像学谁第一,就得看人老铁一(友谊医院)。”“免疫病不能得,得了必须上协和。”“疑难杂症必找路志正。”这些大刚编出来的顺口溜,朗朗上口,非常有效地表达了他的理念。


■协和医院的唐福林大夫,一号难求,在号贩子手中一个号卖到1800多元,但他其实也在北大一院出特需门诊,协和医院的董怡大夫也在北大一院出特需门诊。至于一些著名的中医大夫,他们的出诊地就更多了。好病人的脚也要勤快,多跑点地方也许就能找到好医生。


■有些大夫喜欢蹦学术名词,说得特别邪乎或者生僻,患者经常被他们给吓晕了。大刚遇到过一个患者,医生说他得了“奔豚症”,“奔”就是奔跑,“豚”就是小猪,意思就是一只小猪在肚子里跑来跑去。后来给他推荐了一个大夫,大夫笑了,说这是中国古医书的病名,有点类似于西医的胃肠神经官能症等。


   大刚真不好找。


   从北京地铁1号线苹果园站下来,坐上370,苹果园南路东口下车找到石景山区西井一区,面对一排排家属楼,还是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大刚工作室。”正迷糊间,对面走来一个搬着小马扎要去乘凉的老大爷,赶紧上前询问。老大爷乐了,“又是找大刚的,走,我带你们去。”


   老大爷一路摇着扇子一路走,把记者带到一间用喷漆写着银色字体“大刚工作室”的小平房前,拿扇子指着正给人咨询的短发微胖笑眯眯的中年男人:“大刚,有人找!”


  “谢谢大爷!”大刚笑着打了个招呼,招待记者坐下,接着给人咨询:“这个问题我觉得最好找协和医院的伍学焱医生,让他给测个雄性激素水平。嗯,去协和医院别开车,不然堵,坐地铁吧,东单站下来就是。利索。”收起咨询者拿着的一张写着“要健康,找大刚”的字条,上面有他的手机号,“15001226792”,大刚笑着弹了弹,“这是我的小广告。”


   这个说话麻利,对医生门儿清的人就是刘传刚,被人亲切地喊成大刚。他曾是一个普通的电焊工人,用了27年时间跑遍北京大小医院,对上千名医的擅长了如指掌,并且给上万名患者医务提供医疗信息咨询,上过央视,上过各大报纸,媒体还给了他一个“公益医托”的绰号。


   很多人对他评价不一,但就看病这件事来说,刘传刚的确是个行家。


   他面前摆着6个厚厚的大笔记本,是自己做的医生名册,按眼科、肿瘤科、骨科、儿科等不同科室,每科都有医生的姓名、专长、所在医院、门诊时间以及联系方式,医生名字还用不同颜色的笔画上重点符号,红色代表擅长西医,绿色代表擅长中医,红色、绿色的都有就代表那医生中西医都超牛。还有两本是患者的咨询记录,密密麻麻地写着近万名咨询者的姓名、症状、推荐医生及联系方式。


   他还特别善于总结:北京市有四大美女老专家,看周围血管的国家级著名中医外科专家陈淑长、北京协和医院皮肤科的王家璧、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的陈彤云、北京协和医院消化科的柯美云,别看都七八十多岁了,可个个都是大美女。西苑医院有“五大周”(周霭祥看血液、周建中看消化、周文全看老年病、周韶华看神内、周乐年看消化),北京中医医院姓陈的多;广安门医院老太太多。甚至连北京中医医院心血管专家韦懿馨是北京市名字笔画最多的医生,他都知道。


   作为“北京城名医活字典”,大刚向记者慷慨分享了他27年泡在医院里得来的经验。


   看病前做个明白人:三看二聊一跑,判断好医生

   “泌尿科上北大,一点都没说瞎话。”

   “血液病别发愁,就去西苑找麻柔。”

   “心肌病,一不打听二不问,直接阜外找朱俊。”

   “影像学谁第一,就得看人老铁一(友谊医院)。”

   “免疫病不能得,得了必须上协和。”

   “疑难杂症必找路志正。”“大内科别找人,直接就找高荣林(广安门医院)。”

   “神经外科治成功,就得看人赵继宗(天坛医院)。”

   ……


   面对记者提出来的“怎么才能找到好医生”的问题,大刚笑呵呵着说出了一串顺口溜,朗朗上口。短短不到20个字,涵盖了医生的擅长、医院和名字。这些饱含着就医信息的顺口溜,非常有效地表达了大刚的就医理念,找医生要找对口的。


   “来找我咨询的有上万人了,每个人都要找好医生,但很多人其实都很迷糊。我觉得,患者要想找到好医生,首先得做个明白人。”大刚翻开面前摆着的患者咨询资料的本子,干脆地说。


   怎么才能做个明白人呢?“首先,得对自己的病情有个大概的判断。”大刚说。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当然就不知道去找什么医生了。大刚回忆说,有个河北的大姐,一直觉得自己身上有臭味,每天都特别不开心,挺热的天,身上还是穿裹得厚厚的,一边跟他说话一边鼻子老抽抽着闻,看了好多医院的内科都查不出来原因。“我一琢磨,应该是心理疾病,就给她推荐了宣武医院的颜振瀛医生,看身心疾病的,结果真看好了。”


   生了病,要知道大概是什么问题,哪里疼就去查哪里,没有器质性病变的可以去看看中医,中西医都查不出来可去看看心理科。“现在很多来找我咨询的患者都是亚健康、抑郁症啊、心理压力大焦虑啊等问题,看了好多医院都不知道去看什么问题,那怎么能找到好大夫呢?”


   “知道自己大概病情了,还得找对口的医生。”大刚提醒说。不能只看医院看科室,还得关注医生擅长治疗什么。“像都是协和医院内分泌科的主任医师,伍学焱主要是看雌雄激素分泌,夏维波就是看佝偻病的。厨师做饭还分红案白案呢,医生更是有不同的擅长病种。你要找到跟自己病情对口的医生。”大刚拿出一份医院的科室介绍,指着医生名字下的“擅长诊疗”栏说:“这个是重点,一般在医院的网站上、科室介绍上都能看到,患者要特别注意这一点。”


   “另外,就是怎么找擅长治疗病情的好大夫了。”所谓好大夫,不是人说他好他就好,大刚有着自己的判断标准。“我判断谁是好大夫,有三看二聊一跑。”三看是说看新闻,看有没有穿着白大褂的人去找他,看有没有名人、官员去找他;二聊就是跟患者聊,跟医院工作人员聊;一跑就是跑医院的食堂、宿舍、会议室等附近的广告牌。这都是刘传刚的独家秘方,这几步有着他独特的道理。


   “这里的新闻不是说广告,而是医学界的新闻,医院的院报啊,内部杂志啊,卫生界的报道啊,像首都十大健康卫士,肯定个个都是好医生啊。而穿白大褂的人也就是医院内部人的认可,他们更知道自己医院哪个医生的医术高,像西苑医院看肾病的余仁欢医生,我就是见了他们同院的一位杨医生带着人去找他看病才去对他蹲点的。


   而名人、官员去找的医生也肯定是高明的医生,比如说看血液病的麻柔医生,我就曾经见过某著名女歌手去找她就诊。一定要跟这个医生的老患者聊,这样你才知道这个医生的治疗有没有成效,是不是好医生;听医院护士,甚至打扫卫生的工友对各位医生的评价也非常有价值。医院广告牌上常常贴着一些医院讲座啊等等的医生内部活动公告,凡是给医生们做讲座的都应该是好大夫。”


   看病做个勤快人:跑第二出诊地,照样堵到大牌医生


   挑到好大夫了,但这么多患者,也不一定能很方便地看得上。对于怎么能方便地看上好大夫,大刚也有自己的绝招。“勤快,脑子多转个弯,手头多写点东西,脚头多跑点路,口头也不能闲着。”


   “要想看病方便,记住先‘避协和,躲301’。”大刚说到这个特别感慨,他接受采访前一宿为了看看协和挂号的情景都待在协和医院,人乌泱乌泱的,有租小板凳的,有租行军床的,大老远翻山越岭来看病的多了去了。


   “13亿人奔协和,你说是去看病的还是去赶大集的?”他说,刚开始看病要有计划,不要上来就奔大医院大专家。先看普通门诊,做好基础检查,再去找对口专家检查,还不放心了可以去挂特需号。大刚认为特需号是医院对一个医生的价值肯定,“凡是看特需的都是好大夫,不然那么多挂号费,医院也不敢要啊。”


   然后,去看病还要准备得丰富点,手头要勤快。大刚建议,好患者去看大夫,要学会列提纲,写明白症状、记录病情,早晨难受还是晚上难受,有症状多长时间了。因为医生可能要看很多病人,时间有限,如果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跟医生说明白病情的细节,对判断自己的问题和治疗肯定非常重要,列提纲的好处就是能让患者思维清晰、简明扼要又尽量详细地说明情况。或者你要觉得自己说不明白,就直接把纸条给医生看,也很清晰了,关键是把前期的案头工作做足。


  “我就遇到过一个这样的患者,来找我咨询的时候告诉我说,他家宝宝被诊断为小儿黄疸型腹痛,但是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好,他提到了一个现象我觉得很有价值,宝宝白天肚子疼,晚上睡觉了不疼,而且玩的时候也不疼,我琢磨着这可能跟情绪有关,于是就推荐了安定医院的郑毅大夫,果然对症。”大刚说。


   好病人的脚也要勤快。不要只奔着一个地方去。其实很多好医生都不仅仅在一个地方出诊,多跑点地方也许就能找到好医生。比如说,协和医院的唐福林大夫,一号难求,甚至在号贩子手中一个号卖到1800多元,但他其实也在北大一院出特需门诊,协和医院的董怡大夫也在北大一院出特需门诊。至于一些著名的中医大夫,他们的出诊地就更多了,多跑跑找找这些医生的第二出诊地。

   好病人的嘴就更不能闲着了,多跟自己的病友们聊天,了解下自己医生的人品、医术,更是有备无患。“泌尿科上北大,一点都没说瞎话。”他曾经就去跑过北大一院的泌尿科,也是人山人海。但他跑得多了,发现北京大学首钢医院还有一个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中心,由张祥华、李宁忱等泌尿领域的大牌专家坐镇,而且人也没有那么多,可以得到很好地治疗。


   如果是外地想到北京来就诊的患者,千万不要到了北京再找医生,最好在家里先上网查找医生的擅长,记住出诊时间,打114电话或者医院电话提前预约。外地患者可以在当地办张银行卡,农业、工商、建设银行的都可以,还可以在银行柜台预约。


   看病后做个有心人:说得邪乎开大处方,这样的医生不大靠谱


   找到医生看完病了也不算完。最好还要自己分析一下,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好医生,要自己把看病的过程过过脑子,用自己的标准去判断一下。这也是大刚的经验总结。为了完善名医榜,大刚经常自己去找医生看病,父亲和自己推荐的患者看完病之后他也积极跟他们聊天,寻求反馈,再判断一下医生是否符合好医生的标准。


   大刚也遇到过一些不负责任的医生,他介绍说,有这些特点的医生,多少都有点不靠谱,患者还是得擦亮眼睛。


   有些大夫喜欢蹦学术名词,说得特别邪乎或者特别生僻,患者经常被他们给吓晕了。大刚回忆起一个例子觉得挺可乐,他说他遇到过一个患者,很无精打采地来找他咨询,说医生说他得了“奔豚症”,“奔”就是奔跑,“豚”就是小猪,意思就是一只小猪在肚子里跑来跑去,“这到底是啥病啊”,患者很苦恼,也很迷惑,心理压力很大。


   大刚听到这个病名也吓了一跳,“这个小猪是啥啊?”后来给他推荐了一个大夫,大夫笑了,说这是中国古医书的病名,有点类似于西医的胃肠神经官能症等。最后,这个患者被确诊只是亚健康,并没有什么大病,回到家听了医生的建议少吃多干活多运动之后,症状也就渐渐消失了。


   治疗程序不对的不可信。“一般医生看病,都会先让你做检查给病情一个初步判断,之后再询问一些症状,最后才是判断病情,开药。如果一上来什么检查都不做,什么问题都不问,直接就给你开药的,最好还是多长个心眼。”大刚建议说,遇到这种情况,可以暂时先别买药或者别在医院买药,再换一个大夫咨询一下情况。


  “大价钱、超大方”不可信。好医生一般不会开大方,开也会给你说清楚。大刚摇头说,现在不可否认是有一些医生医德不好,爱给病人开贵药,瞎开药。而好医生是从病人堆里出来的,是会想方设法给病人省钱的。比如,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寇伯龙对骨科病人有句名言:只要能走500米,就不用做髋关节置换手术。


   上来就问你带了多少钱的医生绝对不能信。大刚说起自己这么多年的被咨询经历,提到一个现象,就是年轻人前列腺问题的治疗很容易出问题,来找他咨询的年轻人特别多。“千万别信广告上的那些什么男科医院。”


   大刚说自己也跑过不少这样的民营医院,有一些大夫上来就问你“带了多少钱”“准备花多少钱把病看好”,遇到这种医生,要赶紧捂着钱袋子快跑,不然伤钱又伤身。男科问题最好去正规的三甲医院去治疗,千万不要相信小偏方。


记者手记:

名医,没那么难找!


   了解医院,了解医生,不是刘传刚作为一个电焊工的工作范围,也不是他作为一个健康人的迫切需要。然而他还是去做了,并且做得很成功。除了患者的依赖,他甚至得到了很多医院医生的认可,很多时候拿着大刚的条子去找医生,医生都给加号,还有一些认可大刚的大夫认真给他推荐自己的好同事。


   现在的人们,说起看病难,往往义愤填膺,责怪这个,埋怨那个,仿佛无官无权无钱就真的看不到好大夫。但其实看看大刚,一不是官,只是个普通的电焊工人,还下岗了,二也没权,现在还窝在一个小小的6平方米的小平房里,三也没有钱。可是仍然凭着自己的勤快和努力,建立起了这个“北京名医谱”。名医其实没有那么难找。只是需要患者做个有心人,对待自己的身体认真一些,对看病这件事情再有计划一些,再有策略一些,看看健康类报纸,找找健康类咨询,多搜集一下信息,对自己绝对是有百益而无一害,而不是病急乱投医,找不到合适的医生又心生埋怨,甚至暴跳如雷,更不利于身体健康。


   离开他摆满了医院院报的小工作室时,大刚说他希望能把自己6平方米大小的大刚工作室搬到北京西站,“那边来北京看病的人特别多,我想直接在那里就告诉他们,找好医生少走弯路。”其实,找好医生少走弯路,除了找大刚外,还可以靠自己。


健康时报记者杜文明

转载请注明:《导医:大刚的私家北京就医方